戈恩:“拯救者”“独裁者”“跑路者”

  新华社北京1月3日电 (天下人物)戈恩:“拯救者”“独裁者”“跑路者”

  新华社记者刘赞

  黎巴嫩看守政府司法部长阿尔贝·塞尔汗2日说,黎方已收到国际刑警组织针对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发出的“红色通缉令”。

  被日本检方指控多项经济罪名的戈恩,2019年年末从日本“神秘”遁逃到黎巴嫩,离奇“逃跑剧”轰动世界。从日产汽车“拯救者”,到丑闻缠身的经济嫌犯,再到与日本检方“斗智斗勇”一年多,戈恩一路走来充满争议。

  “拯救者”

  戈恩逃离日本后,他的辩护律师团队很困惑:戈恩持有的法国、黎巴嫩、巴西三本护照均在律师团队手中保管,戈恩据称合法入境黎巴嫩的“第四本”护照来自何方?

  戈恩出生在巴西,6岁时移居黎巴嫩,后来又到法国,在巴黎国立高等矿业学校取得博士学位。戈恩身世的“国际化”,为他这次成功“逃亡”创造了条件。

  在被日本检方盯上之前,戈恩身上的最大光环是汽车业传奇经营者、日产汽车“拯救者”。1978年,戈恩进入法国轮胎业巨头米其林公司。1985年,他被任命为米其林南美事业部的首席运营官。戈恩在逆境中摸索多元文化背景下的企业经营模式。几年后,米其林南美业务扭亏为盈。此后,戈恩转战北美,不久当上米其林北美事业部首席执行官。

  戈恩的经营才能被时任法国雷诺汽车公司总裁路易·施魏策尔看中。施魏策尔1996年把他“挖”过来聘为副总裁。当时雷诺正在推进民营化改革,戈恩雷厉风行压缩成本,让雷诺在短短几年扭亏为盈。1999年,雷诺向负债严重的日产汽车注资,戈恩作为雷诺副总裁出任日产首席运营官,2001年成为日产首席执行官。戈恩不负众望,到2003年,日产不仅偿清债务,在日本市场的占有率也得到回升。

  2005年,戈恩成为雷诺首席执行官。2016年,日产收购三菱汽车公司,戈恩出任三菱汽车董事长。在戈恩的带领下,2017年、2018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全球销量超过丰田汽车。戈恩的职业生涯达到高峰。

  “独裁者”

  戈恩无疑是拯救日产汽车的功臣,但在一些日产员工看来,他“掌门”期间日益独断专行。日本媒体陆续曝光戈恩涉嫌假公济私、高薪自肥、利益输送等丑闻。而在企业经营方面,他的一些举措打破了日式经营的惯例。更令日方不满的是,戈恩一直打算合并雷诺与日产,但雷诺的资产规模和产值均不如日产,日产方面担心戈恩偏袒雷诺。

  日产内部针对戈恩的“包围网”终于在2018年11月19日收网。那一天,当戈恩搭乘的私人飞机降落东京羽田机场时,等待戈恩的是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人员。东京地检特搜部专办大案要案,曾是日本“黑金”政坛闻风丧胆的存在。

  戈恩被捕当日,日产发表声明称,日产数月前收到内部举报,经调查后证实戈恩连续多年谎报收入。此外,戈恩涉嫌将公款用于私人投资和私人消费。同月,戈恩被解除日产和三菱的董事长职务。2019年1月,他辞去雷诺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

  光环褪去的戈恩面临日本检方四项指控,包括瞒报巨额个人收入、挪用公司资金、向公司转嫁个人投资损失,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和《公司法》。此外,法国方面也在对他进行调查,主要嫌疑包括挪用和不当支出公司资金。

  戈恩否认所有针对他的指控,指责日产高层合谋“政变”。一些媒体认为,戈恩的独裁作风和引发的各种争议为他日后被捕埋下了伏笔。

  “跑路者”

  被捕后,戈恩两次被羁押,两次申请保释并获日本法院批准。为此,他缴纳了总共15亿日元(1美元约合109日元)的保释金。他的保释条件包括:只能住在东京,住所入口须安装监视摄像头;将护照交由辩护律师保管,不得出国;禁止收发电子邮件和用手机上网等等。总而言之,他处于日本检方的严密监控之下。

  但戈恩还是跑了。他的律师弘中惇一郎表示,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忙碌一年多收集大量证据准备用于今春开庭的日本检方更是目瞪口呆。日本媒体则视戈恩保释后“跑路”为“对日本司法体制的嘲弄”。

  戈恩怎么成功跑出日本?坊间有各种说法,有说是戈恩妻子一手策划,也有说美国的保安公司参与行动,但这些说法均未获戈恩证实。据一些媒体报道,戈恩被伪装成乐队的人装在乐器盒子里带出住宅,随后从大阪关西机场搭乘私人飞机出境,在土耳其转机后最终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有日媒指出,日本只能通过外交渠道要求引渡戈恩,而黎巴嫩国内法又规定不向外国引渡本国公民。另有黎巴嫩媒体称,戈恩抵达黎巴嫩后即与黎总统奥恩会面,但黎总统府予以否认。

  戈恩在2019年12月31日的声明中称,日本司法制度不公,自己不是逃离正义,而是逃离不公。

  戈恩预计本月8日在贝鲁特举行记者会,他的“独角戏”会怎么唱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